首頁  | 律師動態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法學院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包頭律師咨詢網關于郭某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案辯護詞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21-1-14 21:10:01   閱讀:91

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依法接受被告人郭某及其家屬的委托,特指派我們作為被告人郭某涉嫌故意傷害罪一審階段辯護人,接受委托后,辯護人多次會見被告人郭某,并向其詳細了解案件全過程,對本案有了比較細致的了解,現根據事實及法律,發表如下辯護意見,望合議庭在合議時予以采納。

一、辯護人認為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郭某涉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二、從公訴機關現有證據體系看,無法得出被害人系被告人毆打致死唯一性結論。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五十五條之規定,對一切案件的判處都要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綜合本案全部證據,對公訴機關所認定核心事實,難以排除合理懷疑。

(一)本案中被害人在進入被告人家途中,已深度醉酒,不能合理排除因其在前往被告人家中自行摔倒形成顱腦損傷的可能性。

正如包頭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所認定的事實,1940分許,被害人孫某酒后來到郭某家中。結合證人烏某在偵查機關的陳述及被告人的供述,被害人在前往被告人家之前,已經飲酒,且已經喝醉。結合其醉酒狀態,不能合理排除因其在前往被告人家中自行摔倒形成顱腦損傷的可能。

(二)從現有證據來看,本案中被害人在進入被告人家中時,存在多次自行摔倒的事實,不能合理排除因其自行摔倒形成顱腦損傷的可能

根據現場目擊證人烏日更在偵查機關的陳述(證據卷一2019319日第85頁)在我正熱牛骨頭的時候,我聽到門開了,有人說財神來了的一句話,我還聽見“碰”的一聲響,我就從廚房出來了,我看見一個陌生人摔倒在地上,是郭某把這個人扶起來的,郭某把這個人扶到桌子上坐下…… 這個人自己從旁邊拿出來酒杯,自己給自己倒的酒,自己喝起來,在喝酒的過程中,這個人從后面摔倒在地上,是面朝后倒在地上的。”。

根據上述證人烏某的證言可以證實,被害人孫某前往被告人郭某家時,進門已經重重摔倒,在自行喝酒的過程中,曾以后仰的姿勢摔跌。上述兩次摔跌均有可能是造成其頭部致命傷的事實。

在烏某第一次報警后,被害人又存在自行摔倒的事實,根據烏某在偵查機關的陳述(證據卷一2019319日第90頁)“問:你手機上的這個人躺倒在地上是怎么造成的?答:是那個人自己扶著沙發往起正轉身沒站穩身體右側著地摔倒的……問:你是否看見那個人摔倒哪先著地的?答:我沒注意到,我是聽到的‘咚’的聲音,我個人覺得是腦袋碰到地了。問:倒在地上摔得嚴重不?答:我個人覺得比較嚴重。”。

(三)本案被害人在互毆后離開被告人郭某家中后,不能合理排除因其自行摔倒形成顱腦損傷的可能。

結合被告人郭某的供述可以證實,在現場處置民警第一次離開被告人郭某家后,被告人與被害人一同出門,再到郭某發現孫某倒在郭某家門口,在這長達三小時時間段內,究竟發生何事?被害人孫某在離開郭某家后,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出來以后是否再次飲酒,是否自己有過摔跌導致頭部再次受傷,是否與他人有過沖突,何時再次返回郭某家門口,公訴機關對這些基本事實均未查明。

而根據公訴人當庭提供的現場照片亦可以證實,第二次報警前發現被害人孫某所躺位置的周邊環境,存在大量的水泥臺、磚頭、茅石等尖銳、堅硬物品。如前所述,被害人孫某與被告郭某發生互毆前,且其當時處于嚴重醉酒狀態,不能合理排除其離開郭某家之后,發生多次摔傷或者碰傷的可能,從而形成致命傷的可能。

綜上,公訴機關現有證據僅可以證明被告人郭某與被害人孫某在2019211日發生過爭執,雙方存在互毆的行為。而對于被害人孫某在前往郭某家以前、其進入郭某家中、其離開郭某家后,這三個時間段,從常理常識常情判斷,因被害人孫某處于深度醉酒狀態,公訴機關并不能合理排除系被害人孫某自行摔倒形成致命傷的可能性。公訴機關僅以被告人郭某與被害人之間發生過爭執進而互毆,就直接推定是由于被告人郭某與被害人孫某的互毆,最終導致了被害人孫某的死亡,該邏輯推定簡單粗暴且明顯存在漏洞。

三、公訴機關應當承擔被害人孫某顱腦損傷系被告人郭某毆打所致的證明責任。

(一)(包昆)公(刑技)鑒(尸檢)字[2019]029號《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書》、《專家意見》并沒有排除被害人的顱腦損傷系其摔倒形成的可能性。

根據公訴機關當庭出示的(包昆)公(刑技)鑒(尸檢)字[2019]029號《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書》載明,被害人孫某傷及頭部,致右側額、頂、顳部硬膜下血腫,量約160ml,右側大小腦廣泛蛛網膜下腔出血,腦干出血。上述顱腦損傷嚴重,足以造成死亡。該傷勢符合鈍性外力傷特點。《專家意見》則明確被害人死亡原因系減速傷。

鈍性外力傷包括加速傷和減速傷。根據《創傷學》(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2003.10出版,金鴻賓著)以及《顱腦減速傷CT影像及生物力學致傷機制研究》記載,減速性損傷是指因跌倒或高處墜落頭部觸撞某物體時,傷員頭部是在運動中突然撞擊物體而停止,這種方式所造成的腦損傷,稱為減速性腦損傷,這種定義是一種醫學常識。

根據上述文獻可知,跌倒頭部著地受傷是一種典型的減速性腦損傷,《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書》、《專家審查意見》認為被害人頭部致命傷系符合鈍性外力傷特點,且符合減速傷特征。

(二)訴機關直接認定被害人孫某顱腦損傷系被告人郭某毆打所致,沒有排除合理懷疑。

因《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書》、《專家審查意見》均僅認定被害人系頭部受鈍性外力作用,形成減速傷,則公訴人應當明確究竟是哪一次的摔跌、碰撞,導致被害人孫某頭部遭受致命傷,繼而導致死亡的事實。但結合全部庭審活動,公訴人僅舉證證實被告人郭某與孫某發生過沖突和互毆,卻對被害人的顱腦損傷系其摔倒形成的可能性避而不談,就主觀推定系因此次的沖突和互毆,導致被害人頭部損傷,繼而導致其死亡。

因減速傷形成的原因諸多,公訴機關并未進行客觀分析、評判,未明確導致被害人形成減速傷的基本事實,就推定孫某死亡系因郭某與其沖突導致,不免有主觀定罪之嫌,公訴機關并沒有承擔被害人顱腦損傷系被告人毆打所致的證明責任,造成本案的核心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四、退一步講,即使被告人的毆打行為造成被害人顱腦損傷,因被害人近親屬消極治療行為,阻斷或削弱被告人的行為與被害人死亡結果之間刑法上的因果關系。

包頭市公安局昆都侖區分局物證鑒定室出具的(包昆)公(刑技)鑒(尸檢)字[2019]029號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書第四頁載明,被害人20192123時處于意識淺昏迷、2019339時被害人昏迷,具有手術指征,家屬拒絕手術,要求出院放棄治療。

從被害人2019212日凌晨入院,到2019212日潛意識昏迷,再到201933日處于淺-中度昏迷,具備手術指征,被害人拒絕治療,再到201936日被害人死亡,縱觀被害人入院以后的全過程,其本有被救助的可能,但被告人家屬明確拒絕手術,醫院在病情逐步惡化的過程中沒有積極進行治療,沒有對被害人家屬進行告知,多種原因導致了被害人死亡的后果。

辯護人認為,即使被害人頭部的致命傷是被害人郭某造成,因被害人近親屬消極治療行為,阻斷或削弱被告人的行為與被害人死亡結果之間刑法上的因果關系。

綜上所述,鑒于現有證據無法合理排除被害人的顱腦損傷系其自行摔倒形成的可能性。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郭某構成故意傷害罪,并導致被害人孫某死亡,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公訴機關的指控不能成立。

此致

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

                           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

                                辯護人:

                                20211 14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zwjkey2006@163.com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蒙ICP備09000912號-4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854870.tw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湖北11选5视频 重庆快乐10分玩法 江西时时彩中奖技巧 绝地求生steam官网 澳洲幸运10开奖app 陕西11选5开奖结 平码中一个 7分前开的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 买重庆时时彩在哪里买—点击进入 BG真人维护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两肖两码中特资料网站 四川快乐12专家推荐 20120807黑龙江11选5 河内5分彩一天多少期 上海时时乐彩票开奖 mg电子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