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律師動態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法學院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刑事審判參考》:利用“QQ”網絡建群為群成員賣淫嫖娼活動提供方便的行為應如何定性?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21-1-17 18:04:07   閱讀:70

閻吉粵介紹賣淫案

——利用“QQ”網絡建群為群成員賣淫嫖娼活動提供方便的行為應如何定性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閻吉粵,男,1965年6月27日出生,無業。2016年8月24日因涉嫌介紹賣淫罪被逮捕。

        沈陽市蘇家屯區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閻吉粵犯介紹賣淫罪向蘇家屯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被告人閻吉粵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無異議。其辯護人認為,閻吉粵沒有獲利,主觀惡性較小,且自愿認罪,應從輕處罰。

        沈陽市蘇家屯區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13年前后,被告人閻吉粵從網友處獲得號碼為471874702的QQ號碼,將該QQ號碼內的號碼為193565141的QQ群改名為“暗夜王朝《總群》”,并充費保持QQ等級維持該群。閻吉粵作為群主經常在沈陽市蘇家屯區十里河街道花卉市場通過電腦和手機登錄、使用該QQ及QQ群,并通過詢問“暗夜王朝《總群》”群內的嫖客和賣淫女,用自己的群主權限在有賣淫女證實的嫖娼過的男成員的名稱前加上“護衛”“帶刀”等頭銜,在有嫖客證實的賣淫過的女成員名稱前加上“驗”“安全”等頭銜,以方便群內成員的賣淫嫖娼行為。

        2016年5月6日,趙某某通過“暗夜王朝《總群》”聯系上李某,當日21時許,李某在沈陽市鐵西區芙蓉雅居小區107-19號樓101室與趙某某發生性交易;同年5月12日,毛某某通過“暗夜王朝《總群》”聯系上李某,當日21時許,李某在沈陽市于洪區沈遼路長隆公寓15020號房問與毛某某發生性交易;同年5月12日,李某某通過“暗夜王朝《總群》”聯系上李某,當日15時許,李某在沈陽市大東區東遠國際大廈11樓2號房間與李某某發生性交易;同年6月8日,王某幫助羿某某通過“暗夜王朝《總群》”私聊聯系上張某,當日13時許,羿某某在沈陽市鐵西區興工北街63-2號C2-7-2其租房處與張某發生性交易。

        沈陽市蘇家屯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閻吉粵建立網絡群,為賣淫嫖娼者提供平臺和信息,已構成介紹賣淫罪。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的犯罪成立。鑒于被告人沒有獲利,主觀惡性較小,且自愿認罪,可以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五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閻吉粵犯介紹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一審宣判后,被告人閻吉粵未提出上訴,檢察機關亦未抗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二、主要問題

        (一)如何區分組織賣淫罪與介紹賣淫罪?

        (二)既構成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又構成介紹賣淫罪的,如何定罪處罰?

三、裁判理由

        本案涉及的是利用即時通信軟件騰訊“QQ”網絡為賣淫、嫖娼人員建群并管理該群,為他人賣淫、嫖娼提供方便,群主并未收取費用,應如何定罪量刑的問題。對此,有兩種不同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被告人閻吉粵的行為構成組織賣淫罪與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的競合,應當以組織賣淫罪定罪處罰。理由是:被告人閻吉粵組建QQ群,為他人賣淫嫖娼活動提供了平臺,作為群主,其經常使用、管理該群,并使用白己的群主權限在賣淫女和嫖客的成員的名稱前加上一定的頭銜,屬于一種組織行為,且經過該群達成線下賣淫嫖娼交易有四起。

        第二種觀點認為,被告人閻吉粵的行為構成介紹賣淫罪與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的競合,應當以介紹賣淫罪定罪處罰。理由是:被告人閻吉粵只是利用QQ群實施了介紹賣淫行為,對賣淫嫖娼活動并未實施管理和控制。賣淫嫖娼者何時、在何地、如何賣淫嫖娼以及費用的支付等,均由賣淫嫖娼人員自主決定。閻吉粵并未從中牟取經濟利益。因此,其對賣淫嫖娼活動僅起到介紹作用。

        我們同意第二種觀點,認為被告人閻吉粵的行為構成介紹賣淫罪與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的競合,應當以介紹賣淫罪定罪處罰。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閻吉粵線上介紹他人賣淫嫖娼致他人線下達成賣淫嫖娼交易,但并未對賣淫嫖娼活動實施管理或者控制行為,應當認定為介紹賣淫罪

        組織賣淫罪與介紹賣淫罪在行為特征上有重合之處。組織賣淫行為人往往將介紹賣淫作為組織賣淫的手段行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涉賣淫刑案解釋》)第一條將組織賣淫的構罪要件規定為,“以招募、雇傭、糾集等手段,管理或者控制他人賣淫,賣淫人員在三人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規定的‘組織他人賣淫’”。組織賣淫的行為特征,一般是指行為人對賣淫人員進行一定的管理或者控制措施前提下,向他人宣傳、介紹、招攬賣淫嫖娼活動。組織賣淫罪中的組織活動包括:(1)對賣淫人員實施一定的管理或者控制措施,其形式包括緊密型組織或松散型組織,例如依托會所、洗浴中心等實體場所或者建立網絡群等形式進行管理;(2)對賣淫所得按比例或者次數收取一定的費用,包括直接收取嫖資后扣留部分或要求賣淫人員上交部分等。介紹賣淫罪則是指行為人在賣淫女和嫖客之間建立媒介關系,行為人對賣淫人員并無管理行為,僅在賣淫人員和嫖娼人員之間介紹、引見、撮合或提供賣淫嫖娼信息,即進行牽線搭橋的行為,當然介紹人也經常從賣淫人員處收取一定的費用。組織賣淫罪和介紹賣淫罪二罪在介紹賣淫環節的行為特征有重合性,包括行為人在賣淫人員和嫖娼人員之間進行介紹、撮合,以及向賣淫人員收取一定的費用等方面的特征相同,但介紹賣淫行為區別于組織賣淫行為的關鍵點在于該罪對賣淫人員沒有組織即“管理或者控制活動”。

        實踐中,一些組織賣淫行為容易與介紹賣淫行為相混淆,主要原因是有的組織賣淫行為,就是采取介紹等手段,進而管理、控制賣淫活動的,即組織賣淫包含了介紹賣淫的內容。這在我國刑法理論上稱之為“包容競合”,即指一個罪名的外延是另一罪名外延的一部分,但是犯罪構成的內容已超出外延窄的情形,其適用原則是全部法、完全法優于部分法、不完全法。換言之,雖然甲、乙兩罪之間從邏輯上看,沒有競合關系,但是由于立法者的設定,甲、乙兩罪之間存在包容(完全法)和被包容關系(不完全法)的關系,行為符合甲罪的構成要件,也同時符合乙罪的構成要件,但是行為人僅成立甲罪,而排斥乙罪的適用,即重罪包容輕罪①。根據“包容競合”理論,在對象同一性可以確定的情況下,組織賣淫行為通過介紹賣淫等行為實現組織賣淫的目的。因組織賣淫行為包含了介紹賣淫等行為,后一類行為當然的包含在組織賣淫行為中。在針對同一對象的情形下,不再對介紹賣淫等行為單獨進行刑法上的評價,而是依照組織賣淫罪定罪處理。

        具體到本案,被告人閻吉粵雖然建立了QQ群,并管理和使用QQ群,但其并未對該群內的人員在賣淫活動中有組織即管理或者控制行為.僅實施了介紹行為。故不能簡單地將閻吉粵管理和使用QQ群的行為認定為管理賣淫嫖娼的行為。其建立QQ群并對該群號碼充費以維持該群和對群成員進行標識行為的對象是QQ群而不是賣淫嫖娼活動。賣淫嫖娼者何時、在何地、如何賣淫嫖娼以及費用的支付等,均由賣淫嫖娼人員自主決定,閻吉粵既不過問,更不管理和控制,而且閻吉粵并未從中牟取經濟利益。因此,被告人閻吉粵利用互聯網建群的方式介紹賣淫雖然與典型的介紹賣淫行為有所不同,但其行為符合介紹賣淫罪的構罪要件。首先,閻吉粵有介紹賣淫的行為,閻吉粵從網友處取得QQ號碼和該號碼創建的QQ群后,明知該群內的成員主要為賣淫嫖娼人員,其充費維持該群的等級,為賣淫嫖娼人員提供了相互聯系的平臺,并通過詢問群內的嫖客和賣淫女,用自己的群主權限在賣淫女和嫖客互相證實的群成員網名前加頭銜標識,以便于賣淫女和嫖客更為便捷地實施賣淫嫖娼行為,該行為即屬于為賣淫人員和嫖客建立媒介、發布賣淫嫖娼信息進行明示的行為。雖然閻吉粵沒有直接在賣淫女和嫖客之間牽線搭橋,但是其以上的行為相當于在特定的成員群體中向賣淫女和嫖客相互介紹身份,提供準確便捷的可選擇的賣淫嫖娼人員信息和聯系方式,該行為即屬于介紹賣淫行為。其次,群成員根據其提供的賣淫女和嫖客信息,進行了多次賣淫嫖娼活動,符合《涉賣淫刑案解釋》第八條第一款第(二)項“介紹二人以上賣淫的”規定。雖然閻吉粵在實施以上行為的過程中未及收費就被查獲,但該解釋第八條第三款對此明確規定,介紹他人賣淫是否以營利為目的,不影響犯罪的成立。

        (二)被告人閻吉粵的行為既構成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又構成介紹賣淫罪,應當以介紹賣淫罪定罪處罰

        《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第一款規定:“利用信息網絡實施下列行為之一,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一)設立用于實施詐騙、傳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銷售違禁物品、管制物品等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通訊群組的;(二)發布有關制作或者銷售毒品、槍支、淫穢物品等違禁物品、管制物品或者其他違法犯罪信息的;(三)為實施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發布信息的。”第三款規定:“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實踐中,利用計算機網絡發布招嫖信息公開介紹賣淫的情況比較常見,因此,對于利用信息網絡發布招嫖信息,情節嚴重的行為,根據法律的規定,可以按照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來追究刑事責任。對于確實促成一定數量的賣淫嫖娼人員達成交易的,可適用介紹賣淫罪追究責任。據此,《涉賣淫刑案解釋》第八條第二款規定:“利用信息網絡發布招嫖違法信息,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的規定,以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定罪處罰。同時構成介紹賣淫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本案中,閻吉粵的行為屬于“設立實施違法活動的通訊群組的行為”,但是其行為是否可以認定為“情節嚴重”?目前尚沒有司法解釋對《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的構成要件“情節嚴重”標準進行明確規定,可在司法實踐中根據利用信息網絡發布招嫖信息的傳播面、所獲得的收益、社會影響等方面綜合確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刑法室編著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解讀》中認為:“關于‘情節嚴重’的具體認定,可以結合行為人所發布信息的具體內容、數量、擴散范圍,獲取非法利益的數額、受害人的多少、造成的社會影響等因素結合考量。”②我們贊同這一觀點。理由有二。一是閻吉粵所建群的目的和功能是為群成員介紹、聯系賣淫嫖娼,至案發時其已維護該群三年以上,群成員人數眾多,其積極為群成員賣淫嫖娼相互識別、聯系提供便利,在該區域內社會影響較大,僅在案發當月即查證有四人系通過該群聯系賣淫嫖娼。二是閻吉粵的行為已構成介紹賣淫罪。判斷非法利用信息網絡行為是否構成“情節嚴重”,固然有許多相應的標準,但當該行為本身已經構成《刑法》規定的其他犯罪時,則從質上表明已經達到了“情節嚴重”的程度。本案中,閻吉粵在管理和使用QQ群時,實施了介紹賣淫的犯罪行為,性質是惡劣的。在作為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的組成行為之一的介紹賣淫行為,已經達到了犯罪程度時,如果還認定行為人非法利用信息網絡行為不構成“情節嚴重”,我們認為是不符合法理邏輯的。因此,被告人閻吉粵的行為同時構成介紹賣淫罪和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屬于競合犯。但鑒于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的法定刑幅度為j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介紹賣淫罪的法定刑幅度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法定刑幅度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兩者相比較,介紹賣淫罪的處罰更重。因此,原審法院以介紹賣淫罪對閻吉粵定罪處罰是適當的。

        ①參見周光權:《刑法總論》(第三版),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6年版,第377頁。

        ②參見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刑法室:《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解讀》(第四版),中國法制出版社2015年版,第693頁。

        (撰稿: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  李劍弢  審編: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  陸建紅)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zwjkey2006@163.com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蒙ICP備09000912號-4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854870.tw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湖北11选5视频 在哪可以买北单 九号铺软件超级大乐透智慧 秒速赛车玩法技巧攻略_Welcome pk10模式长期稳赚6码 og东方馆是骗局吗 广西11选5怎么买也不中奖 内蒙古快三预测专家 海南飞鱼浙江飞鱼 极速11选5是假的 - 点击进入 7星彩票抓走势图 极速快3官网下载 MG水果大战巨额大奖视频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结果 亿客隆彩 票安全吗 辽宁快乐12选5基本走势图 上海时时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