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律師動態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法學院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包頭律師咨詢網關于王某盜竊案審查起訴階段律師意見書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21-1-20 17:30:03   閱讀:76

審查起訴階段律師意見

固陽縣人民檢察院:

    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接受犯罪嫌疑人王某的委托,指派張萬軍、劉利作為其辯護人為其提供法律幫助。辯護人通過會見犯罪嫌疑人王某,查閱本案案卷材料,對本案事實和發法律有了全部的了解,現提出如下法律意見供貴院參考。

    一,辯護人認為偵查機關認定犯罪嫌疑人王某涉嫌盜竊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王某的行為不符合盜竊罪的構成要件。

(一)沒有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王某與其他犯罪嫌疑人共謀。

    1、犯罪嫌疑人H某的供述系孤證,不能認定與王某共謀實施盜竊。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H某雖多次供述系王某主動電話聯系其到如阜產拉運鐵粉,并系王某組織更換鐵粉。但是該供述系孤證,不能作為定案依據。首先,沒有證據印證王某主動聯系H某,案卷中沒有相關的通話記錄。其次,二犯罪嫌疑人互相之間即使有過通話記錄,也不能印證通話的內容即王某聯系H某更換鐵粉。第三,H某的供述僅僅陳述系王某組織的更換鐵粉,但是其未能供述具體如何協商、如何確定價款、如何確定鐵精粉的來源、如何確定鐵精粉的品味等情形。第四,雖然犯罪嫌疑人J某也曾供述系王某組織的更換鐵粉,但也不能與H某的供述互相印證。因H某J某同屬犯罪嫌疑人,其作出上述供述不能排除其為了減輕自己的責任而故意隱瞞真實情形。故,關于H某J某供述的王某組織更換鐵粉事宜系孤證,不能作為定案依據。

2、犯罪嫌疑人王某J某的供述能夠互相印證,雙方之間系買賣鐵粉的行為。

根據犯罪嫌疑人王某2020年10月14日第一次供述稱:在開始的時候是J某給我打電話說他手里有高品位的鐵精粉,問我要不要,我說要了,他又問我的院子里有沒有低品位的鐵精粉,我說有,然后J某就說把他高品位的鐵精粉給我,我再給他裝同等重量的低品位鐵粉,我給他補差價就可以,我說行……再后來H某也找我換了兩三車鐵精粉(詳見訴訟證據卷第二卷64頁-65頁)。結合犯罪嫌疑人J某2020年7月30日第一次供述稱:2020年5月底的某一天,我在包頭時昆區張家營子的時候,老王給我打電話說他那收鐵粉了,讓我過去卸下點鐵粉給我錢……(詳見訴訟證據卷第二卷28頁)。

上述二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互相印證王某經營鐵粉生意,而J某在知曉王某收購鐵粉的情況下,主動聯系王某稱其有高品位的鐵粉,自愿用高品位的鐵粉通過補差價的方式出售給王某。因此,王某收購鐵粉的行為不能認定為盜竊行為。

(二)、現有證據能夠印證雙方之間行為屬于正常的交易行為。

犯罪嫌疑人王某H某J某之間的行為,系王某利用有價值的鐵粉更換的,并且補充了差價,屬于正常的交易行為。

根據犯罪嫌疑人王某的第一次供述稱:他們拉的高品位的鐵粉和我的低品位的鐵粉按照市場價每噸相差200元,我就按照每噸150元左右的差價補給他們,每噸我獲利50元左右……我給H某J某換的鐵粉是去年的300多噸和今年600多噸攪拌后的,攪拌的品位在60-62之間,拌完后每噸價格450元左右(見訴訟證據第二卷第67頁-68頁)。

結合偵查機關調取的工業品買賣合同顯示,涉案鐵精粉每噸的價格為716.81元(證據卷第三卷第6頁)。偵查機關認定H某王某之間更換的鐵粉為259.6噸,H某獲利3萬元。

H某拉運了259.6噸,按照王某的供述其提供更換的鐵粉的價格為450元左右,并且按照150元的差價補充給H某,共計每噸價值600元,與涉案鐵粉的價值的差距并不大。因王某本身就是從事鐵粉買賣生意,其從事買賣鐵粉生意獲取利潤完全符合常理。上述交易形式以及每噸鐵粉的收購價格也符合當時的實際價款。因此,沒有必要通過與他人密謀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犯罪嫌疑人王某僅僅是通過正常的交易取得的鐵粉。

綜上,偵查機關認定犯罪嫌疑人王某涉嫌盜竊罪,證據不足,從現有的證據已經證實雙方之間系正當的買賣交易行為,故王某不構成盜竊罪。

二、退一步講,即使認定犯罪嫌疑人王某的行為屬于犯罪,應定性為特殊的三角詐騙且系犯罪未遂。

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

根據在案證據顯示,如阜礦業公司屬于源興公司,且與內蒙古包鋼金屬制造業有限責任公司簽訂合同的包鋼(烏蘭察布市)普華實業有限公司及包頭市盈磊商貿有限責任公司均系源興公司下屬企業(見訴訟證據第三卷第2頁及第7頁)。上述兩公司運送的鐵精粉均是從如阜礦業直接拉運至包鋼金屬制造業有限責任公司。證人郭偉承包了上述拉運鐵粉的運輸業務。其哥郭勇負責磅房及運輸部對接調配車輛(詳見訴訟證據第二卷第76頁-77頁,第95頁,第101頁-103頁)。并通過信息部調配了H某J某的運輸車輛拉運鐵粉。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H某J某作為鐵粉的銷售方委托的運輸人員,在拉運鐵粉的過程中承運貨物處于其實際占有、保管之下,將自己合法控制之下的利用其拉運的高品位鐵粉更換低品位的鐵粉,不符合秘密竊取的典型特征。司法實踐中,一般通過貨物的包裝方式來輔助判斷行為是否屬于秘密竊取。如果貨物是被封好的或者是有押運人看管的,行為人秘密打開包裝將貨物取走的行為具有秘密竊取的特征。然而,本案的鐵粉并沒有被包裝或者封口,而是處于開放性的堆放狀態,故犯罪嫌疑人H某J某將高品位的鐵粉更換為低品位的鐵粉的行為不屬于秘密竊取,不構成盜竊罪。

本案應當從整體上評價,不僅要考慮前階段的以次充好的調包行為,還要考慮后面的蒙混過關的行為。相對于此前的以次充好的行為,犯罪嫌疑人H某J某的蒙蔽行為更具有詐騙性質此種情形是一種特殊的三角詐騙。收貨方內蒙古包鋼金屬制造業有限責任公司在對鐵粉抽檢前,并不知道高品位鐵粉已被更換低品位的鐵粉基本事實,且按照高品位鐵粉的價格足額支付,導致收貨方處分財產的關鍵因素也正是其主觀上陷入認識錯誤。可見,正是采用欺騙手法,犯罪嫌疑人H某J某才能通過以次充好的方式截留,并取得財物的最終控制權,其行為符合詐騙罪的一般構成特征。

同時,辯護人認為該詐騙行為屬于犯罪未遂。根據包頭市盈磊商貿有限責任公司提供的其與內蒙古包鋼金屬制造業有限責任公司的結算單以及包鋼鋼聯股份有限公司化檢驗中心出具的原燃料驗收質量證明書顯示的判定級別為不合格,正是由于二犯罪嫌疑人的行為導致了拉運的鐵粉不合格。但是,由于內蒙古包鋼金屬制造業有限責任公司在接收到涉案鐵粉之后,隨即進行檢驗,已經認定該批次的鐵粉屬于不合格的產品。正是由于犯罪嫌疑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其未能完成交付合格鐵粉,因此,二犯罪嫌疑人H某J某的行為屬于犯罪未遂。

且關于涉案金額的認定問題,辯護人認為應當扣減王某提供的鐵粉價值。

本案中,由于目前關于本案涉案的具體金額沒有確定的證據予以佐證,但是,根據在案證據顯示,王某提供的鐵粉價值可以認定。本案中,偵查機關認定H某拉運的涉案鐵粉的重量為259.6噸,J某拉運的涉案鐵粉重量為244.8噸。結合王某供述其提供的鐵粉每噸價格450元左右(見訴訟證據第二卷第67頁-68頁),那么王某上述重量的鐵粉按照每噸450元的價格計算共計價值為226980元。故在貴院認定涉案財物價值時,應當依法扣減王某提供鐵粉的價值226880元。

三,固陽縣價格認證中心價格認定結論書,脫離本案實際情況進行鑒定,不能作為定案依據。

本案中,固陽縣價格認證中心出具價格認定結論書認定本案標的在2020年4月23日,5月13日,6月19日的市場價格,按照市場價格核算對應鐵粉數量得出的結論為132013元,具體單價為2020年5月13日基準價格為780元,6月19日基準價為830元,故以此作為定價依據做出上述結論。但是根據在案證據工業品買賣合同(證據卷第6頁及14頁)顯示的單價為716.81元及765.65元(但不視為辯護人認可該價格)。根據兩高《關于辦理盜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第一項之規定,被盜財物有有效價格證明的,根據有效價格證明認定,無有效價格證明的,或者根據價格證明認定盜竊數額明顯不合理的,應當按照有關規定委托估價機構估價。本案中固陽縣價格認證中心出具的價格結論明顯不合理,高于買賣雙方之間約定的價格,因此不能采納該鑒定結論。

綜上,本案認定嫌疑人王某涉嫌盜竊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嫌疑人王某的行為不構成犯罪。

以上意見,望貴院予以采納。

                              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

                                   辯護人:張萬軍

                            2021  1 20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zwjkey2006@163.com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蒙ICP備09000912號-4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854870.tw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湖北11选5视频 河内五分彩技巧公式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号码 浙江体彩6+1开奖时间是星期几 怎样做河内5分彩计划 bg大游娱乐下载 福建11选5论坛 上海时时彩开奖 lmg视讯平台网址 竞彩篮球胜分差玩法介绍 dg视讯求带 彩票开奖快乐12 游戏疯狂快速赛车内购破解版 白小姐资料一肖中特马133期 七乐彩走势图1000期走势图 bg真人是什么意思 青海快3后面会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