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律師動態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法學院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包頭律師咨詢:陳某某騙取貸款存疑不起訴案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21-1-20 17:38:08   閱讀:62
【案例要旨】
騙取貸款罪中,若行為人在向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申請貸款時,以“借新還舊”等目的向具有貸款發放決定權的銀行工作人員虛構對發放貸款有重大影響的事實,該工作人員對此明知仍然發放貸款,最終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行為人的欺騙行為與取得貸款之間沒有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系,不能以騙取貸款罪定罪處罰。
【基本案情】
2011年8月,犯罪嫌疑人陳某某向甲銀行申請個人經營性貸款,獲批人民幣500萬元后將該款項用于其經營的甲公司從事鋼材貿易。2012年8月貸款到期,犯罪嫌疑人陳某某因經營不善而無力償還,先向朋友借款500萬元用于歸還銀行貸款,又編造甲公司向乙公司購買鋼材的虛假事實,向銀行提供偽造的采購合同及企業年度審計報告,以此成功向甲銀行申請了經營性貸款人民幣500萬元。爾后,犯罪嫌疑人陳某某將貸款通過乙公司的放款賬戶轉入自己控制的銀行賬戶,用于歸還之前向朋友的借款。2013年8月,貸款到期,犯罪嫌疑人陳某某無力償還,導致銀行直接經濟損失人民幣414萬元。
犯罪嫌疑人陳某某在偵查、審查起訴階段均提出其向銀行騙取貸款的事實受甲銀行客戶經理趙某某指使,目的是“借新還舊”以延長貸款期限,而客戶經理趙某某否認。
2018年8月30日,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以犯罪嫌疑人陳某某涉嫌騙取貸款罪移送上海市浦東新區檢察院審查起訴,同年11月2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認為本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對犯罪嫌疑人陳某某作出存疑不起訴的決定。
【主要爭議】
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的工作人員如果在審核行為人所提交的貸款申請材料時,明知行為人提供虛假材料不符合發放貸款條件,仍向其發放貸款,那么是否中斷行為人欺騙行為與最終獲得貸款之間的因果聯系?
【案例評析】
案件辦理過程中,一種觀點認為,只要行為人主觀上有騙取貸款的意圖,客觀上實施了虛構事實騙得貸款的行為,最終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行為人就構成騙取貸款罪另一種觀點認為,騙取貸款罪仍屬于欺詐類犯罪,其成立仍需欺騙行為與發放貸款之間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法》(以下文案均簡稱《刑法》)上的因果關系,如銀行工作人員未因欺行為陷入錯誤認識,認定行為人是否構成騙取貸款罪,需要結合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工作人員能否代表單位意志來具體分析。
筆者傾向于第二種意見。
2006年6月29日頒布的《刑法》(修正案六)設立了騙取貸款罪,騙取貸款罪是指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貸款,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行為。騙取貸款罪作為欺詐類犯罪,其基本的邏輯結構是行為人獲得貸款所使用的足以影響放貸的虛假手段是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陷入錯誤認識并最終發放貸款的根本原因。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作為法律所擬制的主體,其意思表示必須通過自身內部的工作人員的履職行為來表達。換言之,申請貸款的行為人所使用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手段在現實中直接作用的對象是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負責貸款業務的工作人員。所以,判斷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是否因行為人所使用的欺瞞手段產生錯誤認識,應當著眼于工作人員的主觀認識。而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工作人員在主觀上明知行為人不符合發放貸款條件的情況下,仍然積極推進貸款發放進程的,其行為是否會影響行為人的欺騙行為與本單位陷入錯誤認識并發放貸款之間的因果關系,還需要結合該工作人員能否代表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的意志來判斷。
一、違反國家規定發放貸款,又構成違法發放貸款罪的處斷原則
不能代表單位意志的人員明知行為人不符合申貸條件而發放貸款,不影響騙取貸款罪的成立。
并非所有經手放貸業務的工作人員都可以代表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的意志。對那些不具有放貸決定權,又未經授權的工作人員在明知行為人不符合發放貸款條件下,與行為人相勾結,積極推進了發放貸款進程并最終使具有發放貸款決定權的工作人員陷入錯誤認識作出發放貸款決定的,意志不能中斷騙取貸款罪中的因果關系,因此造成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重大損失的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貸款申請人構成取貸款罪,不能代表單位意志的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工作人員構成騙取貸款罪的共同犯罪。如其違反國家規定發放貸款,又構成違法發放款罪,按照從一重罪處斷的原則。
二、行為人是否符合發放貸款條件是騙取貸款罪量刑依據
具有發放貸款決定權或經授權代表單位意志的工作人員,在其明知行為人不符合發放貸款條件下,行為人不能成立騙取貸款罪。
在此種情況下,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工作人員的意志可以視為本單位意志,其履職行為也應當歸結于單位行為。此時,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未因行為人的欺騙行為而陷入錯誤認識,故其最終的放貸后果與行為人的欺行為之間沒有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系,申請貸款的行為人最終獲得的貸款應當視為與該單位之間基于真實意思表示而作出的合意,單位即使因此遭受損失,也應當自我歸責,不受刑法干預。但如果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工作人員違反國家規定發放貸款,數額巨大或者造成重大損失的情況下,構成違法發放貸款罪。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陳某某在偵查階段辯解自身行為受甲銀行客戶經理趙某某指使,雖受到趙某某的否認,但其客觀上確實實施了“借新還舊”,延長貸款期限的行為。公安機關補充證據后,在案證據對犯罪嫌疑人陳某某的辯解仍無法排除合理的懷疑,即確認客戶經理趙某某在陳某某申請貸款時的主觀意志,且現有證據也不能反映趙某某是否代表單位意志。因此,在案證據之間無法形成完整的證據鎖鏈,繼而得出唯一的結論,故檢察機關對犯罪嫌疑人陳某某做出存疑不起訴的決定。 
原文載《金融檢察典型案例集》,楊玉俊、吳弘主編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20年7月第2次印刷 本文作者:侯璐朱奇佳;單位: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第七檢察部,P6-9.
整理:江蘇省蘇州市公安局法制支隊(直屬分局)“不念,不往”“詩心竹夢”。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zwjkey2006@163.com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蒙ICP備09000912號-4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854870.tw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湖北11选5视频 江苏11选5任8必中买法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走势福彩 亿客隆彩票下载 福彩3d奇数大数走势图 ag真人视讯追杀 bg视讯统一开怎么做假 双色球中奖号码查询表 新时时彩宝典下载手机版下载 - 点击进入 福建快三今日 河南11选5现场直播 今天上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排列5和值尾走势图30 澳洲幸运5官网开奖号码 大游bg视讯厅是不是假的 彩票幸运农场规则